寶可夢《宇宙》|第0章 起源

= = = = 開場 = = = =

宇宙,是指所有時間、空間和一切包含的內容物所構成的統一體。這包含現在存在的一切、過去存在的一切與未來存在的一切。生命、歷史、時空、能量甚至是定律以及思想都包含在其中。

當然,宇宙並不是單一的存在。不同的宇宙有著專屬於自己的世界走向。一部分宇宙的居民開發出特殊的超能力,部分宇宙的科技相當的發達,也有部分的宇宙的開發進度則是處於非常落後的階段,而大部分的宇宙都處於開發中的狀態。

而在眾多宇宙中,有一個小小的宇宙。在這個宇宙中,有著許許多多被稱為『寶可夢』的特殊生物與此宇宙的居民『人類』共同生存著。

寶可夢的歷史可以追朔到幾千萬年前至幾億年前。被尊稱為『寶可夢之神』的阿爾宙斯便是在那時的渾沌中誕生的。隨著時間的變遷,各種寶可夢則在不同物質變異、環境災難、文明創造、戰爭衝突、心理影響等各種因素被創造或是演化。

有些寶可夢被當地的人民或是奉為神明或神使、有些則是被認為是世間某物的創造者或管理者、有的甚至曾經在過去引起了巨大的災害。這些寶可夢往往擁有非常強大的力量,並且存在十分稀少。人們稱這些寶可夢為『傳說的寶可夢』。

除了傳說的寶可夢之外,也有一般的寶可夢生存在這個世界。不同於傳說寶可夢,大部分的寶可夢都屬於弱小的生物。但那些弱小的寶可夢可以透過進化的方式使自身的體型變大或者能力變強。除了能力差異外,數量也比傳說寶可夢多上數百倍,甚至數千倍。

對大多數的人來說,寶可夢是他們的伴侶,或是共同玩耍的同伴。另外,也有一部分的人把寶可夢作為冒險旅遊的夥伴,利用寶可夢對戰等方式認識更多的朋友或是邂逅更多的寶可夢。

而在此宇宙定理中,有著光影相對的定律。有光存在的地方,必定有影子的存在。有善良一方的存在,也就一定有邪惡的相對存在。

像是在關都地區和城都地區活動的火箭隊、在豐緣地區活動的熔岩隊和海洋隊、在神奧地區活動的銀河隊、在合眾地區活動的等離子隊、在卡洛斯地區活動的閃焰隊便是當地惡名昭彰的邪惡組織。儘管各個組織的目標不同,但他們都具有一項共同點,即是濫用寶可夢來實現他們的目的。

這些不同區域的邪惡組織企圖利用偷竊道具,奪取寶可夢,煽動人民,甚至喚醒沉睡中的傳說寶可夢來達成他們所想要的目標或利益。大多數的時候,邪惡組織的行動都會被當地的寶可夢聯盟制止。當無法阻擋或是預防時,寶可夢聯盟也能在第一時間處理他們所造成的災難。

除了正邪這兩種人之外,也有一些採取較中立客觀的方式來研究寶可夢。他們會在『不打擾、不傷害、不破壞』的原則下觀察及研究寶可夢的生態。他們就是被人們稱為『寶可夢學家』的研究家。

寶可夢學家有分成不同領域的研究。有研究寶可夢與人類之間關係、研究寶可夢的繁殖習慣、研究寶可夢棲息地、研究寶可夢進化、研究寶可夢起源等各種不同領域。但他們的最終目的都是在研究人類與寶可夢的關係。

而在寶可紀元1996年,寶可夢學家正式成立『寶可夢圖鑑』系統,並將在關都地區常見的寶可夢編列記錄。這就是『第一世代』的151種寶可夢的由來。三年過去,成都地區的寶可夢也成功加入圖鑑系統裡,系統序號也從原本的151擴充至251。這也成為現代人們常說的『第二世代』寶可夢。

隨後,豐緣地區、神奧地區、合眾地區、以及卡洛斯地區紛紛加入寶可夢圖鑑的擴充工程之中。就這樣,寶可夢圖鑑陸陸續續更新並加入不同世代的圖鑑資料。最終,在寶可紀元2013年,寶可夢圖鑑更新到了『第六世代』,總共包含721種的寶可夢。而現在許多地區的寶可夢學者也在持續的努力著。

而在寶可紀元2006年時,部分寶可夢學家發現了一個最佳研究場所的島嶼,名為『神州大陸』。

當時的寶可夢權威,大木雪成,率領了一些寶可夢學家進入神州大陸,並對神州地區的寶可夢進行研究。而研究的主題為寶可夢的地區分布及環境影響。

會研究此主題的原因是神州地區的版面有兩個豐緣地區的大小。而且,神州地區擁有火山、沙漠、地洞、草地、森林、海溝、遠海、高山、礦脈、凍土、及雪地。這包含了許多其他地區所沒有的特殊地形。因此,這會對此方面的研究更加有利。

在位於中央的神州山脈上,有一棟古老雄偉的建築物。雖說古老,但這只是指他的外在而已。其實內部已經經過了好幾次的翻修和補強。即使這樣的翻修補強,也掩飾不了每一位挑戰者的努力,也防止不了新的傷痕的增加。因為,建築物門口的『寶可夢聯盟』五個字,說明了這裡是每個訓練家所夢想的最終戰場。

在這寶可夢聯盟的最高處,有一扇落地窗則是向外半開著。若往落地窗內一看,即可發現這空無一人的小房間。小房間的左手邊是一個大型的書櫃,上面擺放了許多不同領域的書籍,有研究報告、神話故事、新聞雜誌等各種書刊。而房間的右手邊則掛著神州地區的大地圖以及幾副歷代冠軍與四天王的肖像畫。

遠處漸漸落下的夕陽,射出閃耀無比的金紅色的陽光,穿過透明無色的玻璃,照射在無人的辦公室裡。而些許溫暖的微風,則穿過落地窗的小小縫隙,吹起了放置在辦公桌面的文件堆。

一張、兩張、三張、四張。

就這樣,幾張未被壓在紙鎮下的文件,被風吹離了桌面,離開它們應屬的地方。而放置在最上面的一張尚未裝封的信紙,被風吹得越來越遠。

一圈、兩圈、三圈、四圈。

最終,這些文件及信紙,飄落在這房間的大門前。而金紅色的夕陽光,則剛好照映在那封尚未裝封的信紙上。雖說,大部份的文字都被陽光反射而看不清楚。但是,信紙尾端飄逸的落款,則清清楚楚的顯現這房間主人的性格。

「- 阪田雅嵐 上」

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