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梦想] 0.起源

  宇宙,是指所有时间、空间和一切包含的内容物所构成的统一体。这包含现在存在的一切、过去存在的一切与未来存在的一切。生命、历史、时空、能量甚至是定律以及思想都包含在其中。

  当然,宇宙并不是单一的存在。不同的宇宙有着专属于自己的世界走向。一部分宇宙的居民开发出特殊的超能力,部分宇宙的科技相当的发达,也有部分的宇宙的开发进度则是处于非常落后的阶段,而大部分的宇宙都处于开发中的状态。

  而在众多宇宙中,有一个小小的宇宙。在这个宇宙中,有着许许多多被称为『宝可梦』的特殊生物与此宇宙的居民『人类』共同生存着。

  宝可梦的历史可以追朔到几千万年前至几亿年前。被尊称为『宝可梦之神』的阿尔宙斯便是在那时的浑沌中诞生的。随着时间的变迁,各种宝可梦则在不同物质变异、环境灾难、文明创造、战争冲突、心理影响等各种因素被创造或是演化。

  有些宝可梦被当地的人民或是奉为神明或神使、有些则是被认为是世间某物的创造者或管理者、有的甚至曾经在过去引起了巨大的灾害。这些宝可梦往往拥有非常强大的力量,并且存在十分稀少。人们称这些宝可梦为『传说的宝可梦』。

  除了传说的宝可梦之外,也有一般的宝可梦生存在这个世界。不同于传说宝可梦,大部分的宝可梦都属于弱小的生物。但那些弱小的宝可梦可以透过进化的方式使自身的体型变大或者能力变强。除了能力差异外,数量也比传说宝可梦多上数百倍,甚至数千倍。

  对大多数的人来说,宝可梦是他们的伴侣,或是共同玩耍的同伴。另外,也有一部分的人把宝可梦作为冒险旅游的伙伴,利用宝可梦对战等方式认识更多的朋友或是邂逅更多的宝可梦。

  而在此宇宙定理中,有着光影相对的定律。有光存在的地方,必定有影子的存在。有善良一方的存在,也就一定有邪恶的相对存在。

  像是在关都地区和城都地区活动的火箭队、在丰缘地区活动的熔岩队和海洋队、在神奥地区活动的银河队、在合众地区活动的等离子队、在卡洛斯地区活动的闪焰队便是当地恶名昭彰的邪恶组织。尽管各个组织的目标不同,但他们都具有一项共同点,即是滥用宝可梦来实现他们的目的。

  这些不同区域的邪恶组织企图利用偷窃道具,夺取宝可梦,煽动人民,甚至唤醒沉睡中的传说宝可梦来达成他们所想要的目标或利益。大多数的时候,邪恶组织的行动都会被当地的宝可梦联盟制止。当无法阻挡或是预防时,宝可梦联盟也能在第一时间处理他们所造成的灾难。

  除了正邪这两种人之外,也有一些采取较中立客观的方式来研究宝可梦。他们会在『不打扰、不伤害、不破坏』的原则下观察及研究宝可梦的生态。他们就是被人们称为『宝可梦学家』的研究家。

  宝可梦学家有分成不同领域的研究。有研究宝可梦与人类之间关系、研究宝可梦的繁殖习惯、研究宝可梦栖息地、研究宝可梦进化、研究宝可梦起源等各种不同领域。但他们的最终目的都是在研究人类与宝可梦的关系。

  而在精灵纪元1996年,宝可梦学家正式成立『宝可梦图鉴』系统,并将在关都地区常见的宝可梦编列记录。这就是『第一世代』的151种宝可梦的由来。三年过去,成都地区的宝可梦也成功加入图鉴系统里,系统序号也从原本的151扩充至251。这也成为现代人们常说的『第二世代』宝可梦。

  随后,丰缘地区、神奥地区、合众地区、以及卡洛斯地区纷纷加入宝可梦图鉴的扩充工程之中。就这样,宝可梦图鉴陆陆续续更新并加入不同世代的图鉴资料。最终,在宝可纪元2013年,宝可梦图鉴更新到了『第六世代』,总共包含721种的宝可梦。而现在许多地区的宝可梦学者也在持续的努力着。

  而在精灵纪元2006年时,部分宝可梦学家发现了一个最佳研究场所的岛屿,名为『神州大陆』。

  当时的宝可梦权威,大木雪成,率领了一些宝可梦学家进入神州大陆,并对神州地区的宝可梦进行研究。而研究的主题为宝可梦的地区分布及环境影响。

  会研究此主题的原因是神州地区的版面有两个丰缘地区的大小。而且,神州地区拥有火山、沙漠、地洞、草地、森林、海沟、远海、高山、矿脉、冻土、及雪地。这包含了许多其他地区所没有的特殊地形。因此,这会对此方面的研究更加有利。

  在位于中央的神州山脉上,有一栋古老雄伟的建筑物。虽说古老,但这只是指他的外在而已。其实内部已经经过了好几次的翻修和补强。即使这样的翻修补强,也掩饰不了每一位挑战者的努力,也防止不了新的伤痕的增加。因为,建筑物门口的『宝可梦联盟』五个字,说明了这里是每个训练家所梦想的最终战场。

  在这宝可梦联盟的最高处,有一扇落地窗则是向外半开着。若往落地窗内一看,即可发现这空无一人的小房间。小房间的左手边是一个大型的书柜,上面摆放了许多不同领域的书籍,有研究报告、神话故事、新闻杂志等各种书刊。而房间的右手边则挂着神州地区的大地图以及几副历代冠军与四天王的肖像画。

  远处渐渐落下的夕阳,射出闪耀无比的金红色的阳光,穿过透明无色的玻璃,照射在无人的办公室里。而些许温暖的微风,则穿过落地窗的小小缝隙,吹起了放置在办公桌面的文件堆。

  一张、两张、三张、四张。

  就这样,几张未被压在纸镇下的文件,被风吹离了桌面,离开它们应属的地方。而放置在最上面的一张尚未装封的信纸,被风吹得越来越远。

  一圈、两圈、三圈、四圈。

  最终,这些文件及信纸,飘落在这房间的大门前。而金红色的夕阳光,则刚好照映在那封尚未装封的信纸上。虽说,大部份的文字都被阳光反射而看不清楚。但是,信纸尾端飘逸的落款,则清清楚楚的显现这房间主人的性格。

  「-阪田雅岚上」

發佈留言